欢迎访问

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

铲除“牌子满墙”新形式主义

2018-11-30    

此外,“牌子满墙”还可能导致更大范围的形式主义。比喻,为了在迎检及考核中拿高分,同级基层单位之间形成了攀比谁的牌子多的不正之风。挂牌子成了敷衍各种检讨的手腕,而各项政策及义务并未因此在基层落地生根。

很多牌子确切有“上墙”的必要,一是标识基层单位的性质与功能,方便办事民众“对号入座”,发展有针对性的监督;二是体现基层单位对部分关键工作的重视。然而无论有不用要挂牌,也不管挂牌后基层单位是否有才干实现任务,都要挂牌,就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。

这也是对基层单位公信力的一种消解。良多时候,牌子挂在了墙上,基层单位却不“货真价实”的才能,并非基层单位不愿作为,而是囿于人手有限、技能资金匮乏等客观因素,确实无能为力。然而前来办事的大众不理解情况,他们只认挂在墙上的牌子。挂了牌子却无奈供给相应服务,一定会引发干部的不满,岂非自砸招牌?

挂上牌子,上级检查时有货色可能交差;挂上牌子,就能拿到数额不菲的工作经费,看似“无伤大雅”甚至“皆大欢喜”,却让基层工作人员疲于应付,造成工作效率低下。一块牌子就代表要负责一个范畴的工作,仅有5个工作人员的社区挂了29块牌子,人均要负责将近6个领域,眉毛胡子一把抓,可能所有工作都无法抓好,不仅牌子上的任务无奈实现,连本职工作也被荒废了。

□夏熊飞

标签 牌子 满墙 情势主义 基层单位 国民

在一些乡镇街道、村居社区,越来越多的牌子挂在基层单位的墙上、门上,大大小小动辄多少十块。江西省一名县级干部坦言,在自己挂点联系的某个社区,只有5个工作人员,却挂了29块牌子。不少干部反映,这些地方只负责挂牌,却没有为百姓供应相应服务。“牌子满墙”成为基层治理铲除不尽的“野草”。(11月28日 半月谈网)

整治“牌子满墙”的新形式主义,一方面要通过“并同类”“摘虚牌”等手段减少牌子的数量,另一方面要借助“互联网+政府”提高行政效力与便捷程度,让数据多跑路、让人民少跑腿。很多事件足不出户就能在网上办理,虚头巴脑的牌子也就没必要挂在基层单位的墙上了。基层单位及工作职员只有从无谓的事务中解放出来,才华心无旁骛地高效做好各项本职工作,为公民群众提供高品德服务。

黎青 作